暑期社會實踐 | 竹杖芒鞋輕勝馬——云南挖色小分隊探訪白族村落文化傳承現狀

ON2019-07-29文章來源 云南挖色實踐團CATEGORY新聞

伴隨著K79的汽笛聲,上海科技大學暑期實踐活動云南挖色小分隊踏上了趕赴云南的征途。月光把天空照亮,灑下一片銀光滿了鐵軌,遙遠挖色正在前方等待著上科大同學們的到來。

 

歷經40個小時的火車和7小時的大巴輾轉后,上科大云南挖色小分隊終于抵達了挖色中學。以白族的文化保護與傳承為題的調研走訪活動也就此拉開序幕根據不同的研究方向,此次小分隊共分三組,分別趕赴多開展活動

第一小組——研究方向:白族傳統節日與古建筑的保護傳承

天空微雨,公路兩邊水稻青青第一白族傳統節日與古建筑的保護傳承為主題,前往附近的大成村進行走訪。兩側的農田不斷從身后退去走過村口的匾額,踏著雨中不平的石子路,大家在一片犬吠中進入村落。

村中仍保持著傳統的建筑形式——前有壁畫,上有照壁。首先到達的是財神廟。在采訪同學們了廟宇屋頂的構造與動物雕塑的象征意義,隊員們前往了大成武廟和崇福寺,其中崇福寺作為開山寺廟,見證了當地兩千年的風雨

在聚焦傳統節日的主題采訪中一位白族老人細致的講解讓大家逐漸當地的一些傳統習俗與節日由來、慶祝方式與傳承情況有了大致的了解。當下,雖然大多數傳統節日得以保留,但風俗與含義卻隨著時間的推移,發生很大的變化。可惜的是,隨著年輕人的外出與社會風氣的變化,一些舊時的習俗也日趨沒落,逐漸消失。

傍晚時分第一小組的隊員結束了村中采訪之時大家紛紛感到如何對舊時美好事物加以保護與傳承,是當代青年人任重道遠的艱巨使命

二小組——研究方向:白族傳統習俗對日常生活的影響

第二小組展開了以白族傳統習俗對日常生活的影響為主題的走訪活動。

也許是因為火把節的臨近,采訪中兩位戶主都不約而同地火把節的習俗作為主要話題。有別于普通的日常生活,在火把節前后白族人民會準備節日用的火把祭天敬神。出門在外的子孫們也會在這一天回到家鄉,家人團聚。據老一輩族民的說法,過去火把節時還會舉行賽馬活動。村民們穿著特色的民族服飾騎著馬兒唱著民歌一路奔向洱海邊。如今隨著村鎮越來越現代化,賽馬風俗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途中,第二小組的隊員有幸采訪到了王富老先生。交談中,大家了解到,由于受到漢語和緬甸語等外來語的影響,如今的白語已經發生改變,年輕人之間的交流更是以普通話為主。這不禁讓人想到,隨著老一輩村民的離開白語是否將瀕臨絕跡,消失于歷史長河中

一天的采訪過后,同學們感到:除了一些特殊節日白族人民現今的生活與其他城鎮居民并無太大差異,一些獨有的文化傳統和風貌習俗也正隨著鄉村城鎮化的推進而漸漸消逝。有沒有一種方法,能讓白族人民共享現代化帶來的便捷生活又不失特色民族文化本色?此次同學們前進探尋的方向。

三小組——研究方向:白族特色刺繡工藝

伴隨著蒙蒙細雨,以刺繡為研究主題的第三小組開始了一天的探訪。趙阿姨是挖色鎮當地的居民,她操著地道的白語,熱情地大家展示了她親手縫制的精美刺繡作品。一雙鞋要花上半年,一副《清明上河圖》需一年縫制,一針一線組成的不只是艷麗的圖案,更凝聚著縫制者的耐心對美的追求以及對傳統技藝一絲不茍的虔誠態度。

第三小組隊員了解到,一直以來,白族刺繡技藝采取的一直是師徒傳承模式,即由長輩對晚輩手把手教學。但遺憾的是,這項技藝在年輕人中幾乎沒有得到傳承。目前,老一輩往往以子女能在外創出一片事業感到自豪,不會強制子女學習刺繡。因此,技藝傳承斷代,成了當下亟待關注的問題。

由于恰逢一家喜得貴子,同學們被熱情好客的挖色居民邀請參加中午的宴席。一桌飯菜,魚肉俱全濃香四溢,其中,一道名的特色菜最讓人大開眼界:生豬肉配上特制蘸料,入口絲滑唇齒生津。來人即是客,落座便吃,吃完就走,好不瀟灑,引人向往。

在這里,沒有深入淺出的教科書,也沒有考據清晰的古文獻,更沒有汗牛充棟的博物館,但大家卻能在連綿不絕的陰雨中,懷著竹杖芒鞋輕勝馬的豪情,走遍挖色中學附近的村莊,一家一戶地進行采訪與調研。大家從最初的語言不通,到如今的白語專業八級,從當初對書本資料的依賴,到如今在當地老人的輕語中,窺得一個民族歷史與文化的傳承,從當初象牙塔中的青年,到如今希望為當地人找到一種關于現代化與文明傳承解決方案的躊躇滿志……

走訪仍在繼續調研還在深入,接下來的幾天中,我們的文化之旅路還遠、情



撰稿:劉 嘉 戴啟元 胥欣汝 陳璽朵

攝影:單奕誠

帶隊老師:李夏軍 趙曉文

成員名單:

李曉陽 馬一滔 胥欣汝 蔣依婷 朱 琪 季 宸

黃修遠 單奕誠 李 淼 石 騁 丁潤寧 陳天素

孫宇祥 鄒依琳 陳怡珺 劉 嘉 黃河清 陳依舟

陳璽朵 徐嘉慧 黃裔童 劉芊渝 孫靈瞳

陳亦博 賈 磊 李正陽 薛超午 戴啟元